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贪官与名画清明上河图曾被明严嵩收藏

2018-12-03 14:50:22

贪官与名画清明上河图曾被明严嵩收藏

从现存传世画作来看,隋唐以来,妙手丹青,名家辈出。由于古代保存绘画的条件简陋,更由于水、火、兵、匪之厄,特别是战乱的洗劫,名画传世甚难。今天我们重读李清照的《金石录后序》,可以深切感受到在“山河破碎风飘絮”、国破家亡之时,人民仓皇逃难,转死沟壑,图书、文物——包括字画,或被偷被抢,或被迫弃如敝屣,任人践踏,碾作尘土的无奈和心痛。因此,历代传世名画,数量甚稀,价值连城,往往成了不法之徒行贿、贪官污吏受贿的珍品。而巨贪大恶,更直接染指名画,巧取豪夺。即以明朝为例,史实昭昭,观之令人触目惊心。

成化年间(1465—1487),镇守云南的太监钱能,贪赃枉法。他附庸风雅,却又不择手段。他仗势欺人,先后用七千余两银子收买了沐府价值四万多两银子的文物。后来他调任南京守备,与另一个臭气相投的太监王赐,互相展示自己收藏的文物,并向南京不少缙绅炫耀过。这些字画,不但都是晋、唐、宋时之物,而且从王羲之、王维,到苏东坡、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等人的作品,所在多有,无一不是国宝。两柜书画在公堂展玩后,“复循环而来”,究竟有多少柜,虽然不得而知,但即使一柜,已属珍贵之极矣。

明代嘉靖年间曾任内阁首辅的严嵩(1480—1565),权倾朝野。他神童起家,善诗文,精通书画。其子严世藩,在严嵩大红伞的庇护下,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,严世藩平步青云,做官做到工部左侍郎,是个肥缺。他“招权纳贿,贪利无厌,尤好古尊彝奇器书画,蒐取不遗余力”。他看中的名字画,往往假手总督、巡抚、按察使的势力,巧取豪夺,对字画的主人威胁迫害,有的人甚至因此倾家荡产,丢掉性命。严世藩后来被御史邹应龙、林润相继奏劾其罪,斩于市,籍其家。其父严嵩,因与嘉靖皇帝有着多年沉湎道教共同修炼、妄图成仙的特殊关系,被打发回老家,寄食墓舍以死。颇有讽刺意味的是,抄没严嵩家产的登记簿,被保存下来,冠名《天水冰山录》,流传于世。该书铅印本厚达140页,严嵩家产之多,不难想见。严嵩的抄家物资中,不仅有大量田产、金银财宝、绫罗绸缎、钟鼎彝器,并有大量名人字画,“古今名画手卷册页,共计三千二百零一轴卷册”,真是骇人听闻。其中有唐吴道子《南岳图》、王维《圆光小景》、宋徽宗《秋鹰》、宋高宗《题王仲珪梅》、苏东坡《墨竹》、张择端《清明上河图》等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历经沧桑,流传过程曲折离奇,后人演义为传奇《枕中秘》,又被改编为京戏、地方戏,我在少年时即看过淮戏的改编本,至今印象深刻。经专家考证,现存故宫博物院的《清明上河图》是张择端的原作,也正是当年严嵩被抄家后归于内府的。我曾购得故宫复制、启功题签、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仔细观察,并无严嵩父子的题识或收藏章。想来当是严嵩父子垮台后,臭名远扬,被收藏者截去题识及印章。耐人寻味的是,画上有金朝灭亡后遗老王先生的题诗,谓:“歌楼酒市满烟花,溢郭阗城百万家。谁遣荒凉成野草,维垣专政是奸邪!”他痛斥的固然是亡宋、亡金的统治集团中的腐败分子,但严嵩父子,不也是十足的奸邪吗!?

清代贪官,不少人也是眼睛盯着名人字画。乾隆时的巨贪和珅(1750—1799),这几年被无聊的电视剧炒作沸沸扬扬,妇孺皆知。他贪污的数量极大,成了中国历史上贪官之。从历史档案馆藏的一包档案来看,即有“大小字画一百七十七张”。和珅有很高的文化素养,能书亦能画。他收藏的这些字画,绝非等闲之物,是可以断言的。

遥看名画堕污泥——每当想到那些天才画家的杰作成了行贿者交易的筹码、贪官的赃物,不禁扼腕浩叹。但是,“古月照今尘,今人欲断魂。”据媒体报道,不少已被判刑、处决的贪官的赃物中均有名人字画。与古代贪官颇为不同的是,有些贪官不学无术,行贿者更胸无点墨,所送名人字画,常有赝品。用名人字画行贿,是当今官场腐败的一大特点,具有相当程度的隐蔽性。犹记笔者前几年参加一次小型学者聚餐会,席上有京中着名古董店鉴定字画专家说:“近日有一港商来我店,问:有尺幅齐白石画否?我说:没有,只有一张小幅,有签名,没盖章,当是老人随手所画。画价15万元。港商二话不说,付款后拿走,欢天喜地,并说:我请某人题字,已送他一件古董,但觉得礼太薄,所以才买此画,可惜不是大幅!”这实在令人侧目。而那些贪官被收买后,谁还能指望他们为民谋利呢?

王春瑜

常用健身器材
苹果树苗
PVC花箱厂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