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婚姻危机我比丈夫挣钱多

2018-11-05 09:54:33

婚姻危机:我比丈夫挣钱多

结婚头两年:没觉得钱有多重要

我的外表方面,用“窈窕淑女”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,可干事业我属于“中性”——女强人型。当年我妈生我时难产,落下一身毛病,所以我从小就懂得分担家事,生活上独当一面。8年前我大学毕业后,在外企做市场,两年后成为部门经理,年薪就有6万多元,追求者众多。不过后来,我没像亲友们预期的那样,嫁个“海归”或生意人,而是和平凡的李绪结了婚。

李绪是河南固始人,戴副眼镜,长相儒雅。他是那种典型的靠考上大学跳出农门的青年,有志向能吃苦,但因为没有社会背景和机遇,30岁了还窝在一家文化公司给人打工。他的老板是他的校友,看面子给了他个艺术总监头衔,可月薪才1800元。现在想想,李绪当初之所以能打动我的心,可能是初次去他们公司,正赶上下大雨,我走时,他挨屋帮我借雨伞,那份质朴无华非常打动我。后来他向我求婚,就一句话:“我早晚会让你过上阔太太的生活,相信我吧!”我是在清贫家庭中长大的,从没觉得钱是我选择配偶的惟一条件,就心甘情愿嫁给了他。由于我父母单位各分有一套房,婚后我们便有了落脚点。

鉴于李绪没攒下多少钱,买家具花的都是我的积蓄,对此他曾向我表达过愧疚:“你挣钱比我多,家主要靠你来支撑,辛苦你了。”我一笑了之,告诉他我受父母的影响,有着极为纯朴的婚姻观:我可以谈10次恋爱,可一旦决定嫁给谁,无论他富有还是贫穷,我都会把婚姻坚持到底。结婚头两年,我们下班后一起逛街吃美食,回家后相互倚着看书,生活平静而温馨。因为两人加一起,月薪有 7000多元,所以我常给李绪买名牌西服,动辄一两千元,是希望他在外面能体面些,等把事业做成功,将来挣得比我多,让生活形成良性循环。逢年过节,我还给双方父母同样一份礼钱。我婆婆知道我比她儿子挣得多,总觉得心理不平衡,就对我说:“李绪挣得少,家务事让他多做点,他敢对你嘴硬,我来收拾他。”多么朴实可爱的老人家啊!我很感动。李绪也受了他妈的影响,成天主动抢着干家务,让我无后顾之忧。可以说,那两年我们爱得如胶似漆,从没觉得钱在婚姻中占有重要位置。

裂痕始于口角:谁挣钱多谁有发言权

但新婚的“黏”劲儿一过,我们也像其他夫妻一样开始有了口角。比如每当攒够2万元时,我们就要争论是买国库券还是存定期。我觉得我工作压力大,薪金虽高但很辛苦,当然想存利息高的国库券了。可偏偏国库券是限量发售的,李绪不愿熬夜排队去买。我便数叨他:“家里的存款大部分是我挣的,你就费力跑个腿还想偷懒?”他犟不过我,只得凌晨4点去排队,但回来后就故意找我的在儿。比如说我择菜没择干净他会抱怨;我给老板打时态度生硬,他会说:“你不给老板留面子,非被他炒鱿鱼不可!”一向钦佩我的他,如此咒我,我自然要跟他斗嘴:“我的能力在你之上,老板辞你10回,也轮不到我。”这话一出口,夫妻间的尊重和温情就没了,两人气得夜里分别辗转反侧。

虽说我们两人感情深厚,发生口角往往过不了一宿就会和好如初,但渐渐地,我的一举一动都带上了凡事要做主的痕迹。李绪感觉很压抑,可我也有我的苦衷。比如他喜欢看好莱坞大片,可家里的电视坏了,我说买套家庭影院吧,省下去电影院看大片的钱也就够了。然而他嫌家庭影院贵,坚持只买台 29口寸的彩电。我敲着桌子说:“人家投资办公司,谁入股多谁就有发言权。我年底分红比你一年的工资还多,我凭什么不能买自己心仪的东西!”他的脸有些抽搐,很明显我这话伤了他的自尊。我终还是把家庭影院搬回了家,可我发现他此后很少再看电视,总在卧室里看书或写东西,好像是故意冷落我。我说他心眼太小,不像个大男人,他冲我嘿嘿一笑,“咣”一声把卧室门撞上,夜里也只肯给我个后背。我心里很苦涩,弄不清究竟是谁吃错了药。

我们闹矛盾激烈那天,有几个朋友来访,大家看我家音响好,说要唱唱卡拉OK享受一把。这当儿李绪非要去公司加班不可,后被大家好歹拦住了。但唱歌时,他又丑态百出,不是面对宽大动感的屏幕一脸不悦,就是当大家赞美音响品质时他便不屑一顾道:“买家庭影院的都是暴发户,真正的知识分子是不赶这种潮流的。”这不明显是在攻击我的品位吗?我气得肺都快爆了。那天,我们次摔了东西,他把半人高的音响推倒后,我的心随之轰然倒地。

因为小动了点拳脚,我们开始冷战。

李绪像大多数和妻子闹别扭的丈夫一样,从不回家吃晚饭发展到夜不归宿。我发狂地打探他的踪影,发现他其实只是在办公室临时住几宿,跟老板谈事而已,并未出轨。受了惊吓后,我开始反省自己。我发觉也许是我干事业、挣钱都很轻松,一向特立独行惯了,所以我有时是很任性的,明明想对他好,却好得很霸道,毫无商量余地。于是,我主动给他打,让他回家住。没想到他佯作“为难”地说:“家里大部分电器都是花你的薪水买来的,我不知那天又会撞坏什么,伤了你的心,还是少回家为宜。”他说他还想在公司住些日子,让我好好“独居”吧。我委屈得泪水盈眶。

无丝毫牵挂,这种天壤之别给了我沉重的打击,我次对自己失去了信心。我哭了好几天,很是伤心,因为我找不到矛盾的源头,更不知怎么去解决它。

于是,我主动去找李绪,把所有对他的想念、不解和委屈都对他讲了。感受着我的泪雨纷飞,李绪很是感动,同意回家来住。他说我们毕竟是夫妻嘛,说好要贫富不嫌、荣辱与共的,没必要这样相互折磨。随后他又说了句话,立刻把我心里的死结打开了:“一直以来,我都觉得你比我能干,比我挣钱多,我为你骄傲的同时,压力也很大,我怕别人说我依靠老婆过日子,没本事。”我听后真是既惊且恼。我告诉他我是多么爱我们这个家,“只要确实努力了,你就是背负一身债,我也会和你一起还的”。我露出了作为妻子勇敢也痴情的一面,李绪紧紧拥着我,我们重归于好了。

本以为经过这次倾心交谈,能把婚姻里的阴霾一扫而光,可我发现两性间一些约定俗成的观念,是无论如何变更不了的。比如说男主外、女主内。女人可以做全职太太让男人养着,而男人却吃不得“软饭”,不能挣得比女人少。平时,只要看到报上介绍女强人成功的事例,李绪的脸色就特别难看;或是得知我本月业绩好,又要拿到一笔可观的提成时,他就对我尴尬地笑笑,并无太大的欣喜。甚至在吃我做的油焖大虾时,他都小心翼翼的,说已经吃腻了这种东西,还是青菜萝卜好吃。搞得我心里直发堵,分不清他那句是真话。他还总说要辞职,想找个能大展宏图的地方。其实他曾试过到别的公司去干,但因性格内向、缺乏魄力,人家对他根本不敢委以重任,他只能乖乖地回到原公司。我深知他的忌讳,所以对他种种反常的表现,一直不言不语。

可我越是回避谈收入跟钱,他对此就越是敏感,甚至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。比如今年春节前,我领到一大笔奖金,决定多给双方老人各1000元过节费。可他却说:“钱还是给你父母吧,我家兄妹多,每人都给我爸妈点,他们足够了。”后来我才知道,我公公那时正生病住院,药费挺紧张呢。我嗔怪李绪对我隐瞒实情,他却说那有儿媳妇拿钱给公公治病的。我直言道:“在父亲的重病面前,你的自尊值几毛钱啊?”可能他觉得我在故意讥讽他吧,拿起一只盆景就摔到了我的脚下,并说他家即便再缺钱,也用不着我来可怜他们。

我忍不住又和他争吵起来,两人一来二往恶语相向,刀子般锋利的话句句往心窝里扎。我一气之下把他赶出家门后,难过地跟父母坦承,我想跟这个没志气没肚量的男人离婚。父母为此愁眉苦脸。现在,想起前途叵测的婚姻,我就悲观至极。本来,娶个才貌双全、富有爱心的大款老婆,这是让大多数男人都会乐得屁颠屁颠的好事,可偏偏我丈夫却视我为洪水猛兽。可如果我真是个下岗职工,天天为几度电费和他吵架,他肯定早就离我而去了。

我该怎么办呢?

见仁见智

让小心眼男人“下岗”

刘女士(某公司销售主管):

听了你的故事,我真觉得你活得窝囊,为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,你满腔热情一片忠心,却好像自己有什么污点似的,得事事让着他。比男人挣钱多难道有罪?真没法理解这些所谓的大丈夫,没本事挣钱,先把自己精神整残疾了,转身还想整治老婆。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地方值得你留恋?让他“下岗”!

别摆救世主姿态

范女士(公务员):

夫妻相处,贵在平等,以往都是男人坐着,女人跪着,现在女人不跪了,可也不能因为自己多挣了些钱,就想站着,让男人仰视。家庭经济管理,我觉得应该俩人都有主动权,不该分主次,尤其是在另一方不情愿的情况下。所以,我认为在观念和行为方面,你都有需要调整的地方,花钱尤其是为对方父母花钱,要让人家情愿接受。人都有软肋,要学会保护丈夫的自尊。

切莫将经济与感情搅在一起

汪小姐(某电视台):

其实,我觉得你的苦恼也容易解决。我们这一代年轻人观念上都开放,有的在婚前就进行了财产公证,婚后不妨实行AA制,或事先讲明,你多出一点,他少出些,在金钱面前多些理性,这样不将经济与感情搅到一起,彼此留些空间,既能保护各自的尊严,也会减少不必要的矛盾和痛苦

特别评点

弱夫也要学会尊重强妻

前几日参加一个会,让说说婚恋家庭领域时下重要的几个选题。有人说离婚,有人说婚外恋,还有人说家庭暴力……没能抢先说,我立马被动了,被问道:还有什么?我嗫嚅着,小声说:“经济,也就是金钱——不要忽视它对婚姻的影响力!”有人立刻鄙夷地甩了我一眼。她用眼睛说:婚姻是以感情为基础的,在这里谈“利”,就是在亵渎爱情!

其实,经济是影响婚姻的因素之一。这个故事就是例证。 “妻子挣钱多,男人爱找在。”这是美国精神病学家海伦?辛格?卡普兰的一个警告。 就像故事中的这个李绪,无能还要耍“穷横”。

美国有一项调查专门观察夫妻的经济能力与家庭分工之间的关系。有个奇怪的发现:男人做不做家务很大程度上还是受观念影响,与经济能力无关。先生比太太挣钱多的家庭中,21%的男人会帮助太太做家务;夫妻挣钱一样多的家庭中,有30%的男人会做家务;而先生挣钱比太太少的家庭中,竟没一个男人帮忙做家务!这种现象可以这样解释,一个男人如果挣钱较少,回到家里反而以不做家务来弥补心理上的不平衡。这就是死傍着“男尊女卑”的男人。

我看到过许多对挣钱多的妻子的忠告:“你要对他的无理取闹不予理会,要更多地给予他爱,他需要安抚。虽然你在外享有特别的地位和成就,但切记你在家里不是负责人,更要保护他脆弱的自尊心。”说的既很有道理,也没道理。不要仅仅看到妻子那几句厉害的语言太过霸道,其实这更是让弱夫的“穷横”撮火的结果。这个时代是以实力说话的,放到家里也差不多。

超棒的妻子肯定拥 有更大的话语权,说话的确要注意力度和分寸;但实力弱的丈夫虽不必低三下四,学会相对多一点地理解和尊重实力强的妻子,也是夫妻关系均衡的一个常法。李绪们必须认这个账。能干又会挣钱的妻子越来越多,而在社会竞争中实力有限的丈夫也不鲜见,李绪们应该调整心态,一则奋起追赶超能干的妻子,二则学会安享妻子挣来的丰硕成果,这才是“有智”之人。当妻子挣钱多而丈夫耍“穷横”时,她不该做的事情,就是放弃自己的工作。我们常常说要把丈夫放在位,但并不是说应该把他放在你自己前面。你只是应该把他放在你的父母、你的孩子、你的朋友前面,仅此而已。在你的生活中,你,这不是自私,这是自我保护。如果你有一份你喜欢的、报酬不错的工作,而你为了保护丈夫的“自尊”而放弃了它,你不会得到任何感激。

做标书公司
百得磁座钻
旧集装箱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