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时尚

涉过岁月河流作家乔忠延的艺术人生

2019-05-14 17:54:57 | 来源: 时尚

涉过岁月河流——作家乔忠延的艺术人生

一条河流,从远古的苍茫中汤汤而来。带着五朝古都的辉煌与荣耀,穿越数千年的岁月风霜,不舍昼夜,奔腾向前。他在河边长大,初始的生命、理想的萌芽、青春的憧憬、生活的抗争、人生的思索,都融进这条宽阔、坦荡的河里。 回首时,已是人生之秋。浸润生命的古

一条河流,从远古的苍茫中汤汤而来。带着五朝古都的辉煌与荣耀,穿越数千年的岁月风霜,不舍昼夜,奔腾向前。他在河边长大,初始的生命、理想的萌芽、青春的憧憬、生活的抗争、人生的思索,都融进这条宽阔、坦荡的河里。

回首时,已是人生之秋。浸润生命的古朴民风、早已远逝的乡村往事,成为沉淀心头的珍贵记忆。行走河边,他把每一段苦难、伤痛、欢欣、劳累,吟哦成行程中的风景,咀嚼为不可推卸的人生担当和社会。循着散落的瓦砾,他找寻依稀的亮光,在历史的幽深中,打捞着家乡往昔的繁华与文明、丰厚和美丽。

山西临汾,有着辉煌而悠久的历史。历史上曾五次建都:尧都、晋都、韩都、西魏都、汉国都。平阳城西的金殿镇,史料记载曾是匈奴头领刘渊建造的汉国故都。金殿镇旁的城居村,传说是嫔妃、大臣家属居住的地方。岁月的风沙弥漫着,一年又一年。乔忠延生长在这个村子时,曾经的辉煌已是一片瓦砾,淹没在经年的尘埃中。

城居村具有江南的灵秀。在乔忠延记忆中,村旁的汾河水宽而急,他和小伙伴们在河里游泳、嬉戏、捉螃蟹、摸鱼虾,在贫瘠的岁月里捡拾童年的快乐。懵懂中,他牵着祖母的衣角,去河东的伊村走亲戚。伊村,是奶奶的娘家。天暖时,一条小船来来回回摆渡;冬天,他与祖母便踩着结冰的河面过河。伊村在高高的崖上,过河后,他记得一直往上、往上,才能来到那个有着古围墙的村庄。围墙上有高高的门楼,门楼上镌刻着伊祁故里四个大字。村子南端有个土垣,垣上高高耸立着一块明朝万历年间的碑石,石上刻着帝尧茅茨土阶几个大字。乔忠延依稀听大人们攀谈,土垣就是尧王圪台,传说当年尧王在这里被酸枣刺挂住了衣衫,于是下令酸枣刺不许带弯钩。从此,酸枣刺一个是直的,另一个带弯钩的长得很小,不再锋芒外露。

黄土在小路上腾起尘雾,乔忠延与祖母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,走亲戚、赶集、看戏、剜野菜,我是祖母的尾巴,祖母摇晃到那儿,我跟着摇晃到那儿。祖母是他任人生老师,牙牙学语时,他跟着祖母读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弟子规》,童稚的心灵里,祖母口中的方言土语、风俗民习,给予他初的地域滋养,祖母勤劳善良、坚韧不屈的品格,也潜移默化在他的心灵里。

河水在村旁悠悠流淌,流过春夏、流过秋冬。在河边悄然长大的乔忠延,背起书包走进了学校。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声,回荡在校园里、放学路上,回荡在他们童年的岁月里。歌声样锋周末,在外村教书的父亲给他购买了一套《历史人物丛书》,郑成功、文天祥等人物的英雄气概和爱国情怀,深深影响、感染着他,使他确立了奋发有为的人生志向。

一场场席卷全国的政治风云,也光顾了这个汾河岸边的宁静村庄。人民公社、大跃进、四清,每场运动都风起云涌。置身其中,乔忠延以一个孩童的目光打量着、思索着。

当他成为全村仅有的两名考入临汾三中的初中生,去城里就读时,依然站在这条河边。欸乃声里,宽阔的河面搅起一道涟漪,小船悠悠,载着他的向往、他的梦。

三年后,再次出现在河边时,乔忠延竟成为村里地地道道的农民。他的向往,他的梦想,破灭了。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开始,他失去了读书深造的机会,从此,学历便定格在初中,一直到今天。

因为当过国民党军官的祖父沦落到台湾,他的出身便牢牢打上了黑色的烙印。从此,上学、招工、参军对他都是奢望。那时,初中毕业的他已在校图书馆里读过《红楼梦》等名着,读过《诗经》:彼汾沮洳,言其采莫。彼其之子,美无度彼汾一方,言其采桑。彼其之子,美如英这首诗描绘了远古时代汾河岸边的美丽景色,以及劳动人民朴实的爱情。而在这美丽的家乡,乔忠延却看不到自己的理想和希望。

每天,他瘦弱的身子扛起锄头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劳累一天,却因为出身问题得不到政治分而屈于人后。他像汾河岸边一棵草,淹没在蓬蒿丛中,努力地吐露微弱的绿色。

即使做一棵草,也要有自己的人生价值,也要对社会有用!劳动的间隙,他自告奋勇,把书上的毛主席像打上方格,放大到村里的照壁上;并买来颜料,谁家娶亲嫁女,为人家打制的衣箱、衣柜上义务画花鸟鱼虫,油漆得明光锃亮;谁家装修房子,学着帮助裱糊仰敞(即顶棚)。渐渐地,他的多才多艺得到了乡亲们的关注和村领导的青睐。他被选到村小学当了民办教师,迈出了靠自我奋斗改变人生的步。

每月有了几块钱的收入,日子却还是难以为继,家里常常为断炊发愁。为了糊口,他天不亮就去河东拾红薯,辗转几十里地,夜晚,把拾到的红薯送到粉坊,换取几十斤玉米。这一切,还要悄悄进行,怕被当成资本主义尾巴割掉。那时,今天端起饭碗,眼泪常常簌簌而下,因为不知明天的饭在那里。

夜晚,即使再累,他也要在如豆的灯下读书,或笔记。他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,厚厚13本日记,记下了他的艰辛和欢乐、迷茫和彷徨,也搭就了他攀升文字峰峦的阶梯。

他的家乡,自古就是稻米飘香的富庶之地。春夏之际,驱车在金殿、城居一带的乡间油路上,依然可见土地平展、禾苗青青,一派温润的田园风光。然而,在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,饥馑却代替了久有的富庶。

多少个秋风萧瑟的季节,河湾里种的稻子熟了,打下亮晶晶的大米,抓一把从手指间漏下去,发出诱人的沙沙声。这散发着清香的新米,一家人却舍不得吃,祖母和母亲仔细地拣去沙砾,由乔忠延驮在自行车后衣架上,进城换取更多果腹之物。

深秋或初冬,凉意渐浓。他推着米,忍着饥肠辘辘,辗转在灯火明灭的大街小巷。这是没有效率的活儿,并不是你等的时间长,就有好的结果。有时等到街上行人稀疏、凉气袭人,一袋大米仍原封没动。一次,他庆幸地换到一麻袋麦麸,欣喜地捆在后衣架上回家。但这已是夜晚十点了。麦麸体积大,阻力也大,出了城西门往回蹬时,遇上了顶风,车上的麻袋似有千斤重。

鸿雁于飞,肃肃其羽。回味着诗句,他眼前的天空似乎高飞着一排排的大雁。他不知道,雁阵将飞向那里,那里有没有现实中的饥饿和辛酸。

就在他迎风艰难举步时,偶尔回过头去,望见了身后的满城灯火。那一刻,他百感交集,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体内冲撞着。

他发誓,要让家人过上灯火下的好日子,不再挨饿、不再受穷。

凭着一份妙笔生花的夏收简报,他被抽调到公社写材料。之后,先后在县教育局、县委、建委、市政府工作、手中的一支笔,不断拓展着他的人生之路。在乡亲们眼里,他成了有本事的公家人。

而故乡,却从没在他心中淡忘过。

多年来,由于出身不好,他变得隐忍而内敛,而今,他终于可以在阳光下尽情舒展筋骨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他说,读书育己,教书育人,写书育世。读书成为他生活的必需,育人成为他工作的过去,刻下他要用手中的笔点染世事,滋养更多的灵魂,让社会变得更美好。

繁忙公务的间隙里,那些特殊年代的乡村往事、以及汾河岸边生活着的各具特色的人们,鲜活、生动,带着历史的沧桑感,成为他独有的生命养料和创作素材。他见缝插针,开始了散文写作,将童年的回忆和倾诉的渴望化为一篇篇优美的散文,并在《山西农民报》、《人民》等报刊发表。渐渐地,他的散文有了一定的影响。

1988年,他走进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,专门研修写作。当来自北京、开封、西安的文友凭借地域历史文化的优势,骄傲地介绍自己时,乔忠延缓慢而清晰地说,来自尧都临汾。没想到,尧都文化的光辉和底蕴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大都市,那一刻,乔忠延感到了自豪,由衷地自豪!

鲁院学习期间,他开阔了视野,思想上也有了一个质的飞跃,进入了开掘生活实质的写作阶段。以《弯弯的桃树》、《上天的路》等作品为代表的《童话岁月》,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。

从鲁院回来后,他由追述乡村旧事变成了对故乡历史文化的自觉叩询和探究。将飘渺的思绪落入家乡的厚土、悠久的历史,尘泥村这个书斋名的出现,标志着他的写作进入了一个清醒的探求阶段。

夜晚的台灯下,他和祖母走过的那条腾起黄土的小路、那个写着伊祁故里的古老村庄,一次次走进他的心中,汹涌着、激荡着。多少年,我生长在尧都,竟对脚下的土地浑然不知。故乡,这块先贤帝尧创立了科学、民主等上古文明的地方,如一道闪电,照亮了他的心空。

乔忠延系统阅览了中国通史,研究了559位皇帝。帝尧钦定历法、敬授民时、广纳谏言、禅让于舜创立的古老科学和拙朴的民主,吸引着他一路往前,得出了帝尧是中华民族的民师帝范,文明始祖的结论。

在尧文化的研究过程,历史文化垫高、丰富了我自己,我站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了。我再创作,不仅仅是依靠灵感,而是靠历史文化的厚重积淀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时任临汾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乔忠延,在迎来送往中,发现相关部门把尧庙、鼓楼、仙洞沟等旅游景点的历史状况、文化内涵介绍不出来。一次次失望与落寞中,催生了他写作的欲望。1993年,他用半年时间写成了《尧都沧桑》。这本向外介绍尧文化的册子,短短时间就一版再版,成为外地人了解临汾的窗口。

就在他写作左右逢源的关键时刻,1998年4月,一场大火使尧庙广运殿化为灰烬。乔忠延临危受命,组建文物旅游外事局,并兼任局长,负责尧庙的修复重建工作,这真是忍疼割爱啊!可是谁理解此时他复杂的心情,人们谈论的是一介书生能否压得住阵?在人们质疑的目光中,否介书生乔忠延扑下身子,与工作人员在断壁残垣间研究、规划。为筹措资金,他奔走呼吁,短短一年时间,在各个场合发表集资演讲66场,尧庙的悲情感动了人民,人民的义举感动了我!

多少个夜以继日、多少次风雨无阻。一年后,雄伟的广运殿竣工落座,寝宫、仪门、尧舜禹三座宫门也同时建成,古老的尧庙焕发了新的生机。祭尧大典时,临汾城万人空巷、欣喜万状。而在这热闹繁华的背后,乔忠延却到了将要离开的时候。

繁华之极归于平淡。

安于平淡,是一个作家的立身之本,而接下来的打击,却使他痛彻心扉多年相濡以沫的妻子患病15年后永远离他而去。

除夕夜,他抱着妻子的照片一同守岁。爆竹声里,万般滋味,涌上心头。

工作的变动、妻子的逝去,使他感到命运的无可把握。这严酷的世事打击着他,也锤炼着他,即使四顾苍茫,也要坦然面对,从容而行。他从容走向写作育世的新里程。

年年岁岁,河水依然绕过村旁的草甸,静静地流向远方。青青芦苇,摇曳出美丽的河畔风情。

禾草又绿的时节,乔忠延已走出了生命的低谷。

继《尧都沧桑》后,他又创作了《尧都人杰》、《尧都史鉴》、《尧都风光》、《尧都土话》,这套《根在尧都》系列丛书,将尧文化的研究推向新的高度,尤其是《尧都土话》的写作,将语言考古与传统文化、现代视野相融合,几乎发遍了大小刊物,引起了散文界的关注与推崇。

在历史的幽深中探索,乔忠延渐渐意识到:,索中在历史的尧文化作为弥漫在这块土地的地域文化,已渗透在他的血液里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内在气质、心理结构、思维方式等,无形却深厚。

浸润其中,乔忠延汲取着本土文化的营养,并不断拓宽视野,搏击更为辽阔的天空。这一时期,山西古籍出版社为他结集了散文《乡村记忆》,上海东方出版中心为他出版了随笔《万古乾坤》。

他的新作,关注社会热点,抒写自由的灵魂,呈现出越来越多元的风格,用往事和历史树起了一面比照现实的明镜。为此,四川大学中文系将他确定为研究对象,曾绍义教授带着研究生、博士生经过六年研究,写出了《乔忠延散文探究》一书。

十几年前,乔忠延把父母接进城,住进了有暖气、卫生间的单元房。以往在乡下,每到冬天,母亲的脚都要受冻,又痛又痒。住进城里后,母亲的身体强健了许多,一个冬天下来,惊讶地发现多年的冻伤竟不治自愈。

看着父母在温暖的灯光下安然、舒适地安度晚年,乔忠延感到,然下母在为人之子的欣慰和快乐。

暮秋时节,他又一次回到了老家,回到了哺育他多年的汾水河边。童年时生活的大院,已荒草凄凄,惟有一棵高大的皂角树,在秋风里见证着岁月的变迁。行走村巷,越来越多熟识的人,已魂归故土。他感到一丝怅然、一缕忧伤。每次回老家,都加深了我对生命的理解。当村里认识你的人越来越少,意味着你已淡出乡村的视线,生命的印记,终将被新的时代所淹没。或许,只有他笔下的那些文字才会有长久的记忆。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

站在秋风萧瑟的汾水岸边,乔忠延回顾生命历程,所有经历的欢乐、痛苦、失意、坎坷,都变成了独特而深切的生命体验,变成了他无比珍贵的精神财富。

惟有释然一笑,继续新的行程。

个人档案:

乔忠延:名杯水,山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山西省作协委员、临汾市作协副主席、尧都区作协主席。业余写作30年,曾在《中国作家》、《当代》、《中华散文》、《人民》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200余万字。已由人民文学等出版社出版散文集《远去的风景》、《荒疏的风景》等专着31部。作品曾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编选的《8890散文选》、《9193散文选》、《百年美文》等30余种选本。散文《红裤带》被中国散文学会列入2009年中国散文排行榜。山西省赵树理文学奖、全国冰心儿童图书奖、全国冰心散文奖得主。

(:admin)

二手玻璃钢储罐
全币支付接口
保健胸膜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