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金融

一张旧沙发

2019-05-14 16:25:14 | 来源: 金融

一张旧沙发

我的老家在秦皇岛,父母年轻时一直在大西北工作。于是,我的印象中,大西北才是我真正的家。六年前,父母同时退休,没想到,在全家迁回老家之际,一张旧沙发,竟触动了我心灵深处的某根神经!

父亲是个典型的吃苦耐劳的人。他话不多,但会的手艺很杂。那时我们姐弟三个还在上小学,每天晚上做完作业后,我们便可听到父亲拿着锤子和锯子敲打的丁冬声。父亲有时还让我来几刨子,我想我现在对工艺的喜爱,多半缘自那时父亲赏于我的那几刨子!我们家里那些不用一颗钉子的家具就是在父亲的敲打中累积而成的。

所有的家具中,我们姐弟几个喜爱一张深褐色的木沙发。我现在还记得,那张沙发和镜头中主席坐的那种一样,大得容得下我们姐弟三个一起坐在里面看电视。童年时候温馨的时光,也许那就是其中之一。

六年前的搬家,我已是二十岁的大小伙了。搬家前三天,父亲和我差不多把所有的东西装订成箱了。考虑到那张沙发的体积和以后的实用价值,父亲认为没必要把它带回老家。那晚,全家为了这个问题进行了专门讨论,大家的感情虽然都是一样的不舍。但还是遵从了父亲的意思。

第二天家里来了个陌生人,我知道是来买那张沙发的。陌生人询问了价格,可是我就是说不出大家讨论好的那个价钱。陌生人再一次询问,好不容易我从牙缝里挤出180这个数字。话没说完,那不争气的眼泪已夺眶而出。我不知道仅仅是一张沙发,怎么会让我那么难以抑制。打从记事起,我就没掉过眼泪,即使被父母责打,我也从不哼哼!陌生人还在一边嘀咕,他只愿意出150这个价钱。我一把把他推出门外,大声喊:“我不卖了,多少钱都不卖了。”我狠狠关上门,趴在沙发上放声大哭!

下午,姐姐让我陪她去同学家道别。傍晚回来一进家门,突然觉得走错了地方,那张醒目的沙发在屋的一角留下很大一片空白。我猛回头看姐姐,姐姐的大眼睛扑闪扑闪,蓦然滚下两颗泪来。父亲走过,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孩子,不要怪你姐姐,是爸爸让她这样做的。”其实我没怪姐姐,我突然一把抓住父亲的手,嘶声喊道:“沙发呢?”父亲摇了摇头,沉沉的回答:“卖了。”

我的双膝一下子没了撑力,我跪在父亲面前,只能拼命地摇着父亲喊;“爸,我要沙发,我的沙发,我们的家……”父亲的身体微微颤抖,他把我拉起坐在床沿,他说,沙发已经卖给一个老朋友了,人家答应会好好的珍惜它的。我不知道父亲还说了些什么,蒙蒙胧胧中,我又看到沙发置在原来的地方,在上面玩耍的不正是我吗?

两天后,全家做火车回老家。火车刚启动的时候,心忽然一紧。临窗而望,茫茫的大西北一下子如此陌生。那张沙发又浮现在我的眼前,我不知道它现在安静地处在那个地方。也许,当我们舍它而去的刹那,就注定我的家已经消失在大西北,注定它剪断了与我二十年的感情!

skf轴承
去毛刺设备
pp焊接塑料土工格栅

猜你喜欢